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中国名牌手表 >> 正文

『流年-星海漫步』斗牛大赛(小说)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他们总是为不该鼓掌的东西鼓掌。

——摘自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

张建国从镇上往村里走,一路回来一路想,想着想着又拍一拍脑门。要是不拍脑门,他就头晕,头一晕眼就花,走起路来就摇摇晃晃,跟喝醉了酒的人似的。从镇上到村里不过三公里的路,不算太远,可要是一边走一边想着事,还不断地拍着脑门,那也是挺累人的。走到村民委办公楼前,他已是满头大汗,两腿酸软,要叫他再走回镇上去一趟,给一千块钱奖赏他也不干了。老林还在等他,见他一身的疲惫,问他怎么走路回来,摩托车呢?他一阵怔愣,猛拍了一下脑门,转身拔腿就跑。他要跑回镇上去,不用一千块钱的奖赏了。他把摩托车给忘在镇上了。那是新买的车子,不算贵也是八千多块钱。他一个月的工资才六百多块钱,要是摩托车丢了,他一年多的工资就白扔了。

一路往镇上跑,张建国不拍脑门了。奇怪得很,刚才慢慢走,头就觉得晕,不拍脑门眼就花。现在急着跑,不拍脑门,头不晕眼也不花了。其实,他也没工夫拍脑门,想着他的摩托车,急得火烧屁股似的。他一口气跑上村头那道坡,正碰上老三家的牛跟王大龙家的牛相斗。两头牛身上满是泥巴,跟泥牛一般,两个头顶在一起团团转转的,看样子不决一雌雄是不罢休了。老三挥着一根棍子,嘴上骂骂咧咧的,欲制止那两头牛。两头牛正争斗得眼红,身强力壮的人去赶都赶不动,哪里理睬跛子老三。见两头牛斗得那么凶猛,老三不敢接近它们,只得退避得远远的,把气撒在王大龙身上。王大龙看斗牛正看得兴奋,也跟牛一样没工夫理睬老三。老三爱惜牛出了名,最恨王大龙这种爱斗牛的人。张建国气喘吁吁,站到路边看老三家的牛跟王大龙家的牛相斗。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这时候他就把摩托车忘掉了。看着看着,他两眼就越睁越大,连拍了三下脑门,一下比一下拍得重,往墙壁上拍打蟑螂似的。接着,他就大声呼喊,一边呼喊一边蹦跳起来,像自家的牛斗赢了似的。老三和王大龙不约而同地掉过头来,瞧一瞧他,大概他们是以为他突发神经病了。

第二天,张建国早早赶到镇政府,将一份报告拍到丁镇长的案前。他不是轻轻放,而是拍,底气十足地拍,跟平时丁镇长发脾气时拍案而起一样。昨天丁镇长把他骂得狗血喷头,就差没往他脸上扇巴掌了。去年,丁镇长派五位年青干部下村去挂职锻炼,在这次县政府即将来镇上召开的招商引资现场会上,另外四位年青干部都有项目,惟独他张建国一事无成。这能不叫丁镇长生气吗?可你丁镇长生气又有什么办法,他去挂职的金鸡村,名字是好听,却穷得连一只高音喇叭都买不起,用什么来筑巢引凤叫人家来投资呢?他被丁镇长骂出门,头脑都乱了,骑摩托车到街上一家小饮食店吃了一碗米粉,头脑还在乱。头脑乱了能不出事吗,就把摩托车给忘了。一路走回村,边走边想,也没想出办法来。还是天无绝人之路,这办法你说怪不怪,有时候你把头脑想得要爆炸了也想不出来,一不留神却想出来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在村头坡顶上见老三家的牛跟王大龙家的牛相斗,那办法就像一道电光,在他晕乎乎乱糟糟的脑海那么一闪,把他的心头给照亮了。

拍到丁镇长案前的这份报告,洋洋洒洒十几页。他一夜没睡,奋笔疾书,一气呵成。搞一场斗牛表演赛,别说在镇上,在全县也是头一回,是能给招商引资现场会增添光彩的。还在伏案纸上谈兵,写着写着就禁不住对自己的想法拍案叫绝,那劲头好像事成了似的。丁镇长却不像他那样激动,一目十行,还没看完,就将报告稿放下了。丁镇长日理万机,哪有时间看这么厚一份报告。何况,他本来就以一种怀疑的眼光看张建国。他冷冷地问,你要我出多少钱?张建国说,一分钱不要你出。丁镇长瞪了他一眼,以为他在开玩笑。这时候,丁镇长可没工夫开玩笑。见他一脸郑重的表情,丁镇长又拿起那份报告,这回不是浏览,而是一行一行地看了。看完以后,丁镇长盯着他问,你真的不要我出一分钱?他提高了声调,那语气跟夸下海口差不多。他跟丁镇长说,不但不要你一分钱,还能赚一笔钱。丁镇长嗤地一笑,说你张建国吹牛。他说,不吹牛。丁镇长神情肃然,问他是真的吗?他说是真的。丁镇长说要办砸了就处分你。他说我向你立军令状。丁镇长说军中无戏言。他说我说到做到。

这事不用丁镇长掏腰包。尽管丁镇长心存疑虑,还是同意了。凡是不用他花钱的事,他不支持,却也不至于反对。他想,反正张建国也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了,不妨叫他垂死挣扎一回,也算是拿死人解剖身上做试验,闹出什么事来也不至于出人命了。

张国建可没李镇长那么悲观。只要丁镇长点了头,有了尚方宝剑,就可以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了。从镇上回来,他马上召集村干部开会,研究部署斗牛表演赛有关事项。老林对这事不太积极,瞧他歪着头一个劲地吸烟一言不发的样子,张建国就知道这老家伙有一种抵触情绪,只是当大家的面他不好明说而已。虽说他是村党支部书记,老林是村民委主任,可他毕竟是镇上派下来“镀金”的,老林是地头蛇,纵使你有成百上千个计划,你的计划是多么的诱人,没有老林点头你就办不成事。所以,他得对老林礼让三分。散了会,他叫老林留下来,私下跟老林交心。老林开门见山跟他说,你搞斗牛表演赛行得通行不通先不说,你要老三的牛去跟王大龙的牛斗,这就办不到。他说我知道难办,这不是叫你去说服老三吗?老林说老三什么角色,他要是有闺女你想睡一晚他点头,想牵他家的牛去跟人家的牛斗,你把他打死了他也不让的。他说老林你还没去跟老三说,怎么就下这样的结论?老林说这我想都能想得出来。他就有点恼了,大声冲老林说,为这事我把一辆摩托车给丢了,八千多块钱呀!老林这就无话可说了。想了一想,老林跟他说,那我就去试试看。

老林很快就回来,瞧他那一脸的阴云,张建国不用问也知道是什么结果了。老林说唾沫都喷了好几斤,老三死活不答应,没有办法。他不想跟老林说什么,这时候老林不跟老三串通一气就算万幸了。看来,还得他亲自出马。到老三家,老三正跟残疾儿子小三正在院子里给受伤的牛身上涂药。昨天跟王大龙家的牛进行了一场恶斗,身上留下好处伤痕。他没有跟老三绕弯子,进了门就说,老三,以后你家有困难还找不找村里?老三说不找村里找哪?他说那村里派给你的任务你为什么不干。老三说村里那么多牛,为什么偏要他家的牛。他说村里看上你家的牛了,就要你家的牛和王大龙家的牛。王大龙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你为什么不答应?老三说这不公平。他说怎么样才公平。老三说抽签才公平。他说,老三啊老三,村里点了你家的牛,这是村里对你的信任,也是镇上对你的信任。这场斗牛表演赛是镇政府举办的呀!想想看,要是你家的牛赢了,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样吗?老三说镇政府奖给我一头牛?他说那可是小事,你家的牛若赢了,你就跟着出名了。你成了养牛能手呀!人家还要给你登报上电视,镇上的畜牧场还要请你去做技术员哩!老三两眼一亮,凝望他片刻,问你说的是真的。他说我一个村党支书还能骗你。老三又望着他想了想,便点头了。

老三答应了,这事就算是办成一半了。王大龙那不用费口舌,那家伙又做生意又包果园身上有几个钱好玩得要命,本身就喜欢斗牛的玩主,他家养牛好像不是为了拉犁拖耙耕种田地,而是专门为了斗牛。接下来就是要大张旗鼓搞宣传。如今凡事都是先打雷后下雨,不造点声势不能成事。村里是穷,登报纸上电视做广告的钱拿不出来,砸锅卖铁买点纸张请村小学老师茶余饭后涂鸦一通,到处去张贴也是能引人注意的。这不是办法的办法还真起了作用,不但看的人越来越多,一十传十传百的,斗牛表演赛的事没几天全镇就妇孺皆知。连丁镇长看了广告后,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说没想到张建国还有两下子。这话传到张建国这边,他自然倍受鼓舞。下来当村官这么久,丁镇长这是第一次说他的好话,怎么能不激动人心呢!

这次招商引资现场会说是县政府到镇上来举办,还不如说是丁镇长一手操办的。早就有传言,说丁镇长不久将晋升副县长。这次现场会也算是他上调前画龙点睛的一笔了。难怪他全神贯注,不容出丝毫纰漏。张建国知道这次现场会对丁镇长是多么重要,也知道对他自己是多么重要。若稍有不慎把事情办砸了,把丁镇长惹恼了,他就得在村官的岗位上多呆些年,甚至比这更惨。所以,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他说什么也得竭尽全力,替丁镇长分担点忧愁,为丁镇长脸上抹点光啊。他叫老林把在南宁做歌舞演员的女儿阿菁请回来,为斗牛表演赛做主持人。有年青漂亮能歌善舞的阿菁来主持,也算是一个亮点,为招商引资现场会助丁镇长一臂之力,给他来个如虎添翼。这回老林不敢拒绝了,尽管他心里不太乐意。他自己对这场斗牛表演赛本身就不抱有积极的态度,把远在南宁的女儿也拉下水,有点于心不忍。可再怎么说这次斗牛表演赛是得到丁镇长的支持的,你可以不把张建国当回事,得给丁镇长两分面子吧。何况,上次你口口声声说劝不动老三,张建国三言两语就把老三说服了,还说你是地头蛇呢!

叫人意想不到的是,阿菁对这事表现得出奇地积极和热情,把它当作为父老乡亲办好事了。她不仅回来了,还把男朋友也带回来了。她的男朋友大立,是电视台的编导,虽然进电视台多年也没见他编导什么出彩的节目,但他说那不能怪他,因为他本来是有才华的,是可以编导有名的大节目的,但领导不安排没有办法。大材小用的事到处都有,人们是没亲眼所见,见他说得情深意切愤世嫉俗,对他的话就信以为真了。是不是人才不能光嘴上吹,得看真本事。其实,看一个人有没有真本事也并不是很难,随时随地都可以检验得出来的。大立听张建国介绍斗牛表演赛的筹备规模、工作程序、具体操作安排等等,还没听完他就摆一摆手,跟首长听部下汇报工作不满意一般,他说名不正则言不顺,不要叫斗牛表演赛,而应该叫斗牛大赛。张建国说这只是为了表演给参加招商引资现场会的上级领导和老板们看的。大立说你以为这是搞内部演出,光给几个头面人物看的。不成,这样无法引起轰动,更无法提高知名度。要搞就搞大的,搞出名堂来。搞大的就不仅仅是老三家的牛和王大龙家的牛斗了。两头牛斗没多大意思,要斗就多叫一些牛来,设有奖项、奖杯和奖金,这才能吸引大众。说不定,还能搞成个文体品牌,从此你们村就靠这个扬名于世哩!听大立这么一说,张建国和老林眼睛都瞪大了。真不愧是电视台的编导,站得高望得远,这才是办大事的真才实料啊!可两人互望了一下,不约而同地皱了皱眉头,把苦瓜脸递到大立跟前。办这么大的事钱从哪来呢?大立说羊毛出在羊身上,不从门票上来还能从哪来。张建国和老林又问,收门票有人来看吗?大立笑了笑,你们真是土老不见广,这么好玩的事你们怕没人来凑热闹呀。张建国和老林说,不一定的,斗牛在农村随处可见,你以为这是在南宁?大立说搞个竞猜有奖,叫大家哪头牛能斗赢,猜中有奖,还怕没有人来看吗?张建国和老林问猜中有奖是能吸引人,发奖金的钱从哪来呢?大立说还不是从门票里来。张建国和老林不再问了,想想就能想得出来,按大立这么说是会有很多人来凑热闹的。

这事变大了。原来张建国只想做一桌的酒席,现在却要来三四桌的客人,他头大了,把握不住了。他得去向丁镇长汇报请示。事大事小丁镇长不管,不要他掏腰包就万事大吉。可有一点他提醒说,到时候来那么多人,现场秩序怎么维持?张建国头又发胀了。到时候来观看斗牛的可是成千上万的人,他一个村官怎么维持秩序?大立那小子好像什么想到了,就这个环节他没想到。这才是关键的环节呀!他骑摩托车赶回村里。这摩托车他是借老林的。一见大立他劈头盖脸就问斗牛大赛的现场秩序怎么维持。大立还是笑得很轻松,说你从丁镇长那家里着了火似的一路急赶回来就为了这事?他几乎是冲着大立吼,就这事还不够叫人头痛吗?大立说你去问丁镇长招商引资现场会是不是他负责举办的。他说斗牛大赛不是丁镇长要搞的,是他提出来的。大立问这事丁镇长同意了没有。他说丁镇长是同意了。大立说他同意了就由他负责,谁叫他是镇长。张建国拍一拍脑门,大立的话一阵风似的,把聚集在他心头的阴云吹散了。他马上骑摩托车,直奔镇上而去。

闯进李镇长办公室,张建国开口就说,这事你同意了的,你要负责。丁镇长似乎什么都明白,可他却装疯卖傻,这事是你提出来要办的,怎么找我负责呢?张建国理直气壮地说,这是招商引资现场会的一个节目,你是点头了的,你是镇长呀,不由你负责由谁负责?丁镇长两眼睁了一睁,定视在张建国脸上,认错人了似的。看了足有两分钟,丁镇长目光里透出几丝不易察觉的钦佩的神情,说以往大家都说你张建国头脑不灵,可现在我发觉你头脑并不笨呀!张建国脸上掠过一道自豪的色彩,谦虚地说强将手下无弱兵,跟着你再笨的人也是要进步嘛。这话说到丁镇长心眼里去了。他一手轻轻地往案上连拍几下,以一锤定音的语气说,维持现场秩序的事你就不用考虑了,但这事你说什么都得给我办好来,要办砸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张建国等的就是丁镇长这句话。大显身手的机会终于降临了!十年河东,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

贺州癫痫病研究院
羊羔疯哪治的最好
患癫痫病原因都有哪些

友情链接:

不根之谈网 | 好女人的十大标准 | 韩国服饰直购网 | 成都昨天天气 | 体育类单机游戏 | 淮安未来几天天气 | 美国大西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