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美即面膜广告歌曲 >> 正文

【江南小说】烟花微冷之无处告别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青春曾让我们拥抱过那个白衣少年,记得一袭白衣倾国倾城。

很久以后,我一直在寻找,寻那个与你相似之人。我始终相信这个世界上仍然有执手到老,至死不渝的爱情。只是没有信心,我能遇到。

在所有人眼中,最深刻的那种情,便是最动荡的。虽不安宁,却蕴藏惊喜,让人铭记在心。只是这样,两全其美,不会降临。

时间久了,那些或天真或憧憬的思想,被岁月磨得不见了光辉。褪去了外壳,只剩下可悲的年华在守候着。在夜晚的路边,折一只白色鸢尾给你。并不觉得可惜。美好的东西,总要恰到好处。即使最后枯萎。

我想过很多结局,好的抑或坏的。从未想过,自生自灭来的这样突然。让我措手不及。

我懂得黑暗之后的冷却,确定无疑。也许,真的就只是这样。突然的时候,觉得这些东西也并没有那么不可逾越,并非只有一种选择。

在联系不到的时候,心中还是少许落寞。并非一直坚持不放,并非真正放下。很多时候,都在自我矛盾,举棋不定之间。如此徘徊,必定有太多情,不然怎会伤了自己。

一直都在若即若离,不会刻意的去联系,安静的,看着如何尘埃落定。

这一路走来,实在太匆忙,忘记了告诉自己该怎样放下。关于莫离,我想我们终究还是远离了,再不会有任何交集。

暮色迷离,走在熟悉的街上,还是那些景,还是那些人。匆忙的,赶回家。或者,在下班之后的空余时间,用来去赴一场朋友的聚会。几个知己,如此惬意。在夜色里回家。

终于是安全的,没有任何意外。没有任何东西会让我痛楚。

北方的秋,淡淡的凉。在暮色的海边,我独自行走。像极了一只高傲孤独的猫。

夜临。秋凉。心如水,寂寞已安,奈何不知君。

是的,我就是暮菲,也只是暮菲。一个感情淡漠的女子,一直以绝望的姿态前行。

我是暮菲,在北方一个叫北京的城市,这里有海。我是个感情匮乏的人。在没有遇到莫离之前,我的感情一直在绚烂多彩。之后,我开始一点点丧失爱的能力,成为一个感情残缺的女子。带着残缺的灵魂,一路行走。

我在卜羲村的一个酒吧和莫离相遇。那个酒吧有着一个空荡荡的名字。算了。在走进去的时候,我在想,是怎样的人开的这间酒吧。酒吧不算大,人也不多。我喜欢这种地方,在这个地方等待自己喜欢的音乐。每一张忽明忽暗的脸,好像都是一张面具。隐藏着残缺的灵魂来寻欢作乐。只有音乐是真实的,像潮水一样,把所有人的思想淹没。

要了很多种不同的酒。坐在吧台边上,仔细品尝。看着这里的每一个人。

很多人说。菲儿,以后不要用放肆的看别人的眼睛,这样对于别人来说是中吸引。可是我改不掉了。我喜欢看形形色色的陌生人。

一杯一杯的喝着吧台上的酒。

他看着我,旁若无人。不发一言。放肆的眼神里就像不曾有恐惧。

他说。酒很好喝吗。

嗯。

酒可以给你带来什么。

温暖,酒可以给我带来温暖。只有酒可以蒸发出身体的热度。

你叫什么。

这和你没关系。我继续一杯一杯的喝酒。有那么一刻,我感觉到胃里的翻江倒海。他迅速扶住我,他说,洗手间在外面。就在我刚冲进去的时候,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打开水龙头,当冰冷的水冲到我脸上的时候,有那么一刻窒息。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虚脱的脸,我放肆的笑了。

是的,流泪,呕吐。都会让身体里的灵魂迅速的空洞下来。

我走出来的时候,他在外面等我。对于这个陌生男子,竟让我有想要跟他一起走的冲动。

我用自己空洞的眼睛看着他。带我走。我笑着说道。

他点点头,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是莫离。

我努力支持着身体,大声说道。莫离,我是暮菲,只是暮菲,你要叫我菲儿。

他微笑的看着我。菲儿,我带你去海边,夜晚的海很特别。

老天知道,我跟他一起去了,在这个梦靥的夜晚。我们走出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我张开双手,在空荡的大街上乱跑乱叫。任何一个人在此刻都会认定,这是个疯子。他就跟在我后面走,时不时的提醒我,看路。小心车。

我大叫着。莫离,我想我开始爱你了。

总算了到海边,我们走了将近大半个小时。终抵达海边。这也是我常来的地方。

比起夜晚,我更喜欢午后和傍晚,我喜欢阳光,或者说是需要阳光。

菲儿。在这样美好安静的夜晚,你想到了什么。

痛。我想到了痛。也只会感受到痛。我看着他说道。

为什么会想到痛。

只有痛了,才会记得。不痛,只能遗忘。

我赤脚走在冰冷的海水中。冰冷。这样会让人清醒。

直到在后来的日子,莫离一直说。菲儿,你真是个特别的女子,但你不容易快乐。你如此不快乐。让人担心。

在这座忙碌而淡漠的城市中,一直很安静。淡淡的生活,在一家杂志社当主编。每天写稿到深夜,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睡去。

在午后的海边散步,穿一条白色的纯棉裙子。风会把裙角微微吹起,像在飘零的蔷薇花瓣。就算在很晒的天气,也一样不做任何防晒工具。莫离告诉我,这样阳光会把我的皮肤灼伤。我笑着告诉那个男人。莫离,我喜欢阳光,喜欢它在我身上留下的印记。我指着被阳光灼伤的皮肤说到,红得发烫。莫离没有办法,他觉得我是个任性的孩子。

清晨的海,安静。莫离和我等待日出,看太阳在地平线升起。海天混在一起,无尽的蓝。

之后,我带他去了商场。说,你要送我一样东西。莫离笑着说好。

在柜台前,我挑了一枚戒指。很简单的花纹和切割。打完折后,不过二十元。莫离付了钱。我看着他的眼睛。随他说,这是你送我的,今天是我的生日。

莫离为我戴在左手中指上。

莫离因为工作原因,去了南方。一年四季都温暖潮湿的地方。此时的北京已是夏末。我送他来到车站。我们在喧闹的城市尘烟中告别。

他走后的日子,我的生活又回到了最初的平静。独自在人群中孤单的走着,独自去看被暮色弥漫的大海,独自想念。

一周收一次他从南国寄来的明信片。几张他生活的照片,还有他的闲言碎语。之后会在午后的海边打电话,彼此说着各自的生活。

很多时候,坐在算了的吧台前。想像着,他会突然出现。说,菲儿。我带你去海边。

自己站在人群中,寂寞的,孤立无援。很多时候,我都会很想他,并打电话告诉他。他会说。菲儿,等我回来,我们就结婚。然后我就在这边笑的没心没肺。

从开始我就在想,他注定是植入我骨子里的毒。我甘愿被他荼毒。

后来的一段时间,我们联系的少了,明信片也少了。

在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拿出他所有的明信片整理。猛然发现,手指上空空如也,戒指居然不见了。就在刚刚拿明信片的时候还有。

疯了似地翻遍整个房间,仍没找到。心里似有什么被抽空,拿起手机拨打电话,一个机械的提示音。他的手机是空号。

我安静的坐在地板上,原来,戒指是有灵性的,在他们失去联系的第一时间消失不见。那一刻,我的脸色突然苍白。

我渐渐的开始明白,等待是一场无声的溃烂。久了就会消失不见。但一切继续。

在这个夏末的时候,我失去了最爱的人的一切联系。在这期间,我曾往他明信片的地址寄过几封明信片。

每一张都写着,莫离,我在等你回来。菲儿。

但每次都没有回应,不知是半路丢失了,还是他忘记了。

丧失了了爱的能力。我的感情开始变得匮乏,,开始不完整。带着残缺的灵魂,继续生活。

幻想所有支离破碎的结局,所有让我心力交瘁的感情。记忆中的阳光再次刺痛我的双眼,我在来往的人群中伫立。

在暮色弥漫的海边,一切都是迷离。

我坐在这里,看着大海,一片深蓝。模糊中,莫离走过来,牵起我的手,说。菲儿,我回来了,我们回家吧。

癫痫患者该怎样护理
癫病治疗医院排名
癫痫病该怎么治疗好

友情链接:

不根之谈网 | 好女人的十大标准 | 韩国服饰直购网 | 成都昨天天气 | 体育类单机游戏 | 淮安未来几天天气 | 美国大西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