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海马汽车怎么样啊 >> 正文

【摆渡·春】憾别(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序:过千山万水,经逝水流年,最初的你还会在原地等我么?

一、我回来了,你还在么

乔慕阳静静地坐在画布西餐厅角落里靠窗的位置。落地玻璃窗外城市的霓虹透过西餐厅的光折射在他忽明忽暗的脸颊,仿如他此刻的心情,一闪一闪,起伏不定。

十年未见,她可安好?从电话里雀跃的声音,他知道,她是欢喜的,她是思念的。可是,时间是这世上最无情的家伙。它可以毫不留情地改变一个人的容颜,也可以偷偷潜入心底烙上她的笑容经年折磨,更可以过千山万水,经逝水流年,让人忘却很多很多……

乔慕阳从窗外转过头的时候,林舒雅在服务生的指引下朝这边款款走来。她身着天蓝色薄莎中袖,牛仔裤,运动鞋,高马尾,未施粉黛却美好如初,仿佛岁月未曾刻薄过她。电话里那个声音清脆唠唠叨叨的小女人就这样悠然地坐在了他的面前,恍若梦境。他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扬起脸,他笑了笑,别来无恙!

她笑了笑,好久不见!

西餐厅迤逦的灯光柔情地照在他们脸上,仿佛岁月又回到了美好的那一天。那年,他26岁,她23岁。青春韶华,美好如春。他站在寂静的天桥上,看着穿过车马如龙路口的她,披着齐肩的碎发,斜刘海,黑色薄莎背带裙,肩上挎一款天蓝色的背包,笑着款款向他走来。她说,你也在城市边缘游走么?彼时,他从报纸上看到了她最新发表的那篇文,找到了她。而此刻,十年已过,他又一次掘地三尺找到了她。他笑着说,舒雅,我回来了。你过得还好么?

该怎么形容呢?她有一个还算迁就她的老公,有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儿。日子不好也不坏吧!

你呢?还是回来休探亲假么?结婚了么?还是那样的阳光帅气呢!她含笑地望着那张记忆中的脸,淡淡追问着,心底却有着说不出来的惆怅!

她记起那年,他休假后归队,她是怎样期盼着他的回信,热切期待着他的电话,着魔般在QQ上不停地看他灰色的头像,甚至生出放弃工作去云南陪他的念头。想看看他生活的部队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断了联系。是丢手机的时候,还是去上海的时候?不记得了,反正最后就是想不起他了!

服务员端上已点好的菜。FoieGras,盐焗蜗牛,都是她的最爱。她心里暗暗一惊,十年前她是多么渴望跟他一起安安静静坐下来,吃这些她喜欢的美食,那样或许会爱上吧!女人有时候很奇怪,会在一个瞬间为一个人的细心而心动,也可能为了对方一个没有接到的电话而放弃。

岁月流金,逝水年华,她们走散了,如若没有走丢会不会有一个美好的开始呢?

她笑笑,你还记得这些呢?这些年,你过得好么?

二、走丢了,不是故意的

他摸了摸右腿,那里被子弹穿过的缝隙隐隐的疼着。残留的暗伤经年未修,仿佛藏在心底她的笑颜般无法抹去。他说,还好。只不过,我一直未婚。

她愣了一下,收了笑。怎会儿,你那么优秀,该不会是要求太高了吧?

他苦笑了一下,心底黯然。那里优秀,不过是拖了一副残躯苟且延喘罢了!

26岁那一年,回乡探亲的他因文结缘了喜欢文字的她。喜欢她身上散发着的淡淡书卷气,喜欢她天真灿烂的笑颜,喜欢她故作坚强的肩膀,喜欢她文字里透出的淡淡忧伤。从此他开始惦念这个有着小酒窝的丫头。他亲切的喊她:丫头,你该吃饭了;丫头,要早点休息,不要熬夜哦;丫头,你要好好的!但是唯独,没有对她说,丫头,我喜欢你。他想,她应该是能感觉到的吧!

临别归队时,她送他到火车站。站台上,他把母亲留给他的玉佛吊坠戴在了她的脖子上。她挣扎地取下,坚持不收。他温柔地抚了抚她的头,坚决地套在了她的脖子上。他说,等我回来!他已经迫不及待地在无数个夜里默默筹划着他们的未来。想着退伍后,拿着转业费在有她的城市开一家店。她依旧可以做她喜欢的任何事情,他有手艺,开一家陶艺店,或者一家美术培训班,生活应该不成问题!只要可以陪在她身边,生活就有奔头。可是,他不曾想,在返回部队后他就接到了一项任务。中缅交界线,毒贩猖獗。作为连长的他带着队员秘密潜伏进了一个毒贩集中地,这一去,他身中两枪,右腿膝盖被子弹射中,他躺在床上整整八个月,捡了条命,腿落下了根。等他走出困境,联系她时,那个熟悉的号码已经换了声音。

仅仅一年,他不小心把她给丢了!

云洱大桥的路灯蜿蜒着伸向前方,灯光迷离下,清波荡漾,人影绰绰,河面的水神秘中泛着点点鳞光。乔慕阳和林舒雅从画布西餐走出来,他们终于肩并肩的走在了临河大道。他们紧紧挨着臂膀,步履向前,仿佛此刻彼此的命运,看似很近,却又那么遥远。老天真的很会开玩笑,一场变故,两城隔离,在兜兜转转中丢掉了彼此。河边的步行路很安静,乔慕阳走在林舒雅的左侧,吹着河风,一路聊着这些年的点点滴滴。橘红色的灯光映着他们长长的身影,林舒雅觉察到乔慕阳好几次试探着想揽住她的臂膀,犹豫了片刻又收回了。他冲她暖暖的笑笑,指着她的影子说:这个影子就像部队里迎风飘摇的旗帜,她一直飘在我心底从未离开。她抿着嘴苦笑了一下,未语。微醺的风,微醺的人,这样的情境下,她开始迷离,直到他把她带到了他的楼,进了他的房,热切却真诚的吻就这样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那一刻,他强烈地想拥有她。而她的脑子却一片空白。激烈的吻仿佛要把她揉碎。他拦腰抱起她,把她放在床上,淡淡的古龙香水合着粗重的呼吸声压在她的身上。快要寸缕不留的时候,她突然想起,她已经是一个五岁孩子的母亲了,她一下子清醒了。她一把推开他,仓皇着逃离了他家。

心情良久不能平复。林舒雅发信息问乔慕阳:你可曾真心喜欢过我?乔慕阳回:给你的玉佛吊坠是我母亲留给媳妇的!

她想起十年前车站离别时,他硬要套在她脖子上的那枚玉佛。男戴观音,女带佛,是这个城市流行的饰品,也是男女定情的信物,她怎么就给忘记了呢!这样一枚男子,她怎能不会动心,只是,在最美的年华,错过了,现在,她的婚姻虽不完美,但她有一个可爱的孩子,有自己的追求。她还会为了他,找回属于自己的光彩,继续做他欣赏的那样一个女子。但她已经配不上他了!

她找回那枚置放在箱底的玉佛,打算还给他。

三、你要好好的

她约了他在上次的西餐厅见面。同样的位置,这次,她先到。

换上休闲装的乔慕阳,褪去硬朗的外形,1米8的他虽步入中年却依旧出众。此刻,迎面向她走来的他宛如画卷里走出的翩翩公子般温文尔雅,但眉目间却透露出淡淡的忧郁。他看到,她安静地坐在角落里,前排的餐桌旁,有一对情侣相向而坐。而此刻的她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

他落座,对她说,那晚,对不起。我们还是朋友的,对吧?

她笑笑,我们一直是朋友。

你呢,可曾真心喜欢过我?他炙热地看着她,直盯到她的心底。

她在心底轻轻地叹口气。她当然是喜欢的,不然,那一年,怎会让哥哥陪了她去云南找他。只是,他只告诉她在云南,没有说在云南哪里服役?所以,那一年,她是无功而返的。后来,她去了上海,四年后他认识了现在的丈夫。

她说:我很喜欢你,可是我找不到你了,只能继续赶路!

良久的沉默,无边的寂静后,她对他说:找个媳妇,好好生活吧。她拿出了十年前的那枚玉佛,递给了他。

画布西餐厅钢琴架旁,落地玻璃窗前,如水的灯光洒在他的身上,他安静地坐在那里,炙热,悲伤,哀怨地望着她。他说,我给你弹首曲子吧。

细长的手指,触到了冰冷的琴弦。他望着她,笑着唱到:我们笑着笑着等着怎么丢了,在未来的一些日子,守护着你会不会变呢,我记得也希望你要好好的,我们爱着爱着抱着最后哭了,我们笑着笑着等着去回忆了,你的眼睛如此闪烁,爱这世界永不退缩,我记得就希望你要好好的!

他唱着唱着眼角溢满了眼泪。错过的缘分,错过的爱情,在最美的岁月,最好的青春,没有抓牢的她。尽管不想放弃,但他不愿伤害别人,更不愿意让她为难,各自安好将美好留存心间是最好的结局吧!

他说:我要去省城了。我想换一个地方重新开始。

她擦了擦眼睛,欣慰地笑了。她说:也好,你一直很优秀,一定可以有所作为。

分开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抱了一下她。紧紧的,像要把她揉进自己的生命里,也像是要给这十年的惦念做一个了断。也许以后不会再见了吧!

他想离开了。离开这个不属于他的城市。他本来也是为她而来。灭了念头,了了心愿,此刻他的心是从未有过的安静。

打开盒子,掏出玉佛,他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四、为你,倾尽了时光

云阐寺。林舒雅被闺蜜被秦小念连哄带骗的拽来陪她许愿。

她满腹牢骚,本城也有寺庙偏偏被拽到这么远的云蝉寺来,说什么这里的寺庙烟火盛,许愿灵。在旁人眼里,只要心诚,哪里许愿不都一样么?

你看,这下好了,这里烟火确实旺盛,可是她已经陪着秦小念挤在人潮汹涌的大殿外等了一个小时。眼看着一批又一批的人进进出出。身前身后皆长龙一条,首尾不见。心烦意乱的她,对秦念说,你先排着,我去趟洗手间。秦念拽了一下她的手,快去快回,人多地生,切勿走散。

林舒雅急匆匆的往后院走去。路过偏殿看见有一群僧侣在禅堂中央席地而坐,其中有一个人面善,她再定睛一看。秦慕阳手持佛珠,双眼微闭,也随那群僧侣,盘膝而坐,口中默念。她的内心轰然坍塌。那郎朗的声音盘旋而过,她一句也没听清楚。但唯独他的声音铿锵有力的穿透她的心房:佛珠念静安,沉香缘相绕,圣贤聚满堂,莲台法苦界,终生因果还,真身悟明通,菩萨度尘凡。

顿时,她泪流满面。原来,当真有个人为她倾尽了时光!

患了癫痫会出现哪些症状
癫痫病的危害主要有哪些
河南治儿童癫痫哪家好

友情链接:

不根之谈网 | 好女人的十大标准 | 韩国服饰直购网 | 成都昨天天气 | 体育类单机游戏 | 淮安未来几天天气 | 美国大西洋城